2020-08-20

白話三國編年史 ─ 西元190年(東漢獻帝初平元年)

漢獻帝,漢朝最後一個皇帝,姓劉,名協,生於西元181年(漢靈帝光和四年)。母王美人,因生下皇子,所以被何皇后酖殺。

西元189年,漢靈帝中平六年,當時黃巾作亂數年,天下紛擾。夏四月,靈帝崩,皇子辯即皇帝位,時年十四歲。皇子辯為何皇后所生,尊皇后曰皇太后。何太后臨朝,赦天下。劉協被封為勃海王,七月,改封為陳留王,時年九歲。

何太后命何進參錄尚書事,何進與太后是同父異母兄妹,因妹而貴。當時何進與司隷校尉袁紹合謀,想要殺死所有閹官,但是何太后不同意,所以何進秘密召喚董卓來京師(洛陽),以藉此脅迫何太后。

八月,何進進宮,又要何太后盡誅中常侍,但是何進反被中常侍殺死。袁紹聽聞何進被殺,於是關閉北宮門,大殺宦者二千多人。中常侍張讓、段珪等困迫,倉皇之下,攜帶劉辯與劉協等數十人步出穀門,連夜來到北芒山。清晨,董卓快到京師,聽聞皇帝在北芒山,所以與公卿一同前往北芒山,要奉迎皇帝回宮。皇帝劉辯雖年長,但只知害怕哭泣,反而陳留王劉協應答有體,自初至終,無所遺失。於是董卓心中有了廢立之意。

董卓迎帝回宮,且擁強兵,在京師實有軍權。九月,董卓威脅何太后廢了皇帝劉辯,改立陳留王劉協為帝。不久,董卓酖殺了何太后。十一月,以董卓為相國,贊拜不名,入朝不趨,劍履上殿。

漢獻帝劉協即位時,適值帝室大亂,所以董卓得專廢立,據有武庫甲兵、國家珍寶,威震天下。而且生性殘忍,常以嚴刑脅衆,睚眦之隙必報,人不自保。當時,多方豪傑都想起兵征討董卓。

西元190年(東漢獻帝初平元年),漢獻帝年十歲。

正月,關東州郡皆起兵以討董卓,推勃海太守袁紹為盟主。在當時,袁紹與河內太守王匡屯河內,冀州牧韓馥留守鄴城。豫州刺史孔伷屯潁川,兗州刺史劉岱、陳留太守張邈、張邈弟廣陵太守張超、東郡太守橋瑁、山陽太守袁遺、濟北相鮑信與曹操俱屯酸棗,後將軍袁術屯魯陽,衆各數萬。豪桀共推袁紹為諸軍盟主;只有鮑信私下跟曹操說:「能有高明謀略,總領英雄撥亂反正者,是您曹操。若不是謀略高明者,雖然強大,也必死無疑。您才是上天所要幫助的那個人啊!」於是深自結納,曹操也非常信賴鮑信。這年,曹操三十六歲。

正月辛亥,大赦天下。癸酉,董卓想殺廢帝劉辯,使郎中令李儒進毒藥,廢帝劉辯縱有百般苦楚與不願意,終飲藥而死。時年十五。

因為山東大舉軍隊要討伐董卓,所以董卓脅迫獻帝遷都至長安。董卓留屯洛陽,藉此大歛富室錢財,焚燒宮室。

三月乙巳,漢獻帝進入長安,住在未央宮。司徒王允收集蘭臺、石室圖書秘緯等重要者,跟從漢獻帝到長安。又集漢朝舊事所當施用者,一皆奏之。經籍能夠具存,是王允的功勞。當時董卓尚留在洛陽,朝政大小悉委之於王允。王允矯情屈意,每相承附,董卓亦推心置腹,不生乖疑。自天子及朝中大小莫不倚恃王允,故得扶持王室於危亂之中。

戊午,董卓殺太傅袁隗、太僕袁基,夷其族。袁隗,袁紹之叔父;袁基,袁術的同母兄長。董卓認為山東兵起,就是袁紹、袁術為主,所以誅其親屬,嬰兒以上不分男女,五十餘人全部下獄死。

烏程侯長沙太守孫堅亦舉兵討董卓。初,荊州刺史王叡以孫堅為武官,言語頗輕之。至是,以王叡也舉兵欲討卓,王叡素與武陵太守曹寅不相能,揚言應先殺曹寅,因此曹寅詐說王叡罪過,行檄文至孫堅處,孫堅即承檄勒兵至荊州,藉機殺了荊州刺史王叡。之後,詔以北軍中候劉表為荊州刺史。

孫堅比至南陽,衆數萬人,移檄南陽太守張咨請軍糧。張咨以問綱紀,綱紀答:「孫堅是鄰郡二千石,不應調發。」張咨遂不給軍糧。孫堅送牛酒禮給張咨,隔日張咨拜訪孫堅答謝。二人酒酣,長沙主簿進來對孫堅說:「前些日子來到南陽,道路沒修整,軍需物資也沒準備,請您抓南陽主簿,問問到底什麼意思。」張咨大為恐懼,想離開,但四周已布兵,出不去。有一會兒,主簿又進來對孫堅說:「南陽太守阻礙義兵,使我軍不能迅速征討董卓,請收押,案軍法處置。」於是將張咨拉出於軍門處斬之。南陽郡中大為震慄,無求不獲。孫堅前進到魯陽,與袁術合兵。袁術由是得據南陽,表孫堅行破虜將軍,領豫州刺史。孫堅遂治兵於魯陽城。

是時關東州郡會兵於酸棗,曹操認為:「董卓焚燒宮室,劫遷天子,海內震動,不知所歸,此天亡之時也。一戰而天下定矣,不可失也。」所以引兵往西,準備占據成臯。只有濟北相鮑信率自己的部隊與張邈遣將衞茲分兵跟隨曹操。到了熒陽汴水,遇到董卓的部將徐榮,雙方打起戰來。兵敗,鮑信重傷,衞茲戰死,士卒死傷甚多。曹操也被流矢射傷,連所騎乘的馬都受傷,曹操的堂弟曹洪要將自己的馬讓給曹操,曹操不肯,曹洪說:「天下可以沒有曹洪,但不能沒有曹操。」曹操上馬,曹弘步從跟隨。到了汴水,水深,馬不得渡,曹洪順著水找到船,與曹操俱上船,趁著夜晚,一起逃走。徐榮見曹操所將兵少,還能力戰盡日,以為酸棗不是那麼容易攻拔,也就退兵,不再追殺。

曹操回到酸棗,見到關東聯軍十餘萬,每天喝酒擺宴高談闊論,不思如何討伐董卓,因而斥責說:「諸位若聽我的計謀,袁紹引河內之衆臨孟津,酸棗;諸將守成臯,據敖倉,塞轘轅、太谷,可制其險要;袁術率南陽之軍軍丹、析,入武關,以震三輔:皆高壘深壁,勿與戰,益為疑兵,示天下形勢,以順誅逆,可立定也。今兵以義動,持疑而不進,大失天下所望,竊為諸君耻之!」張邈等眾卻不用曹操之計謀。

經汴水一戰,曹操所剩兵少,只好與夏侯惇等詣揚州募兵,募得千餘人,還屯河內。曹洪向來與揚州刺史陳溫交好,曹洪就溫募兵,募得廬江上甲二千人,東到丹楊,丹楊太守周昕也給曹洪軍隊,連同曹洪家兵,共四千多人,準備與曹操會於龍亢。曹洪帶領軍隊來到龍亢,眾兵卻謀叛變,趁著夜晚,燒了曹操營帳,曹操提劔殺了數十人,其他人紛紛潰退。這四千多名,沒有反叛者,才五百餘人。曹操帶著殘餘部隊至銍、建平,復收兵得千餘人,進駐於河內,投靠袁紹。

過沒多久,駐紮在酸棗的眾多部隊,因沒有糧食,也就散了。

兗州刺史劉岱與東郡太守橋瑁嚴重不和,劉岱殺了橋瑁,以王肱領東郡太守。

青州刺史焦和亦起兵討董卓。青州人性好卜筮,信鬼神,愛清談空論,觀其治理,賞罰淆亂,州遂蕭條,淪為丘墟。不久,焦和病死,袁紹派臧洪為青州刺史。

冬,孫堅遣長史公仇稱帶領士兵回州督促軍糧,施帳幔於城東門外,祭祀路神,設宴送行。此時董卓遣步騎數萬要來迎戰孫堅,輕騎數十先到。孫堅方與官屬會飲,行酒談笑,命部曲整頓行陣,無得妄動。眼見董卓部隊漸漸多了起來,孫堅才慢慢離座,導引著部曲入城,乃向左右說:「方才我所以不立刻起座,是恐怕士兵相互蹈藉,您們不得入城。」董卓兵見孫堅士衆甚整齊,不敢攻城,乃退兵回去。

時河內太守王匡派韓浩率領兵馬駐紮於孟津,並遣泰山兵屯於河陽津,準備攻打董卓。董卓布疑兵擬從平陰縣渡河,王匡軍因而死守在河岸,準備重重一擊。豈料董卓暗地裡遣精銳部隊從小平津渡河,繞到王匡軍後方襲擊,王匡軍幾乎全死。

中郎將徐榮薦同郡公孫度於董卓,董卓任命公孫度為遼東太守。公孫度原本是玄菟小吏,遼東郡人根本看不起。公孫度一到官,以法誅滅郡中名豪大姓百餘家,郡中震慄。接著東伐高句驪,西擊烏桓,威行海外。公孫度知中國擾攘,告訴所親吏柳毅、陽儀等說:「漢祚將絕,當與諸卿圖王耳。」於是分遼東郡為遼西、中遼郡,各置太守。越海收東萊諸縣,置營州刺史。自立為遼東侯、平州牧,追封父延為建義侯。立漢二祖廟,承制設壇墠於襄平城南,郊祀天地,籍田,治兵,乘鸞路,九旒,旄頭羽騎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